diagnostic

BEING HUMAN(1)

开个脑洞...跟题目的同名美剧英剧无关,跟玄幻魔幻科幻无关。完全盾冬清水,所以也没神马斜线可划...好想看我喜欢的作者写她的侦探题材好嘛!!!!大概随时会改....

 

BEING HUMAN(1)

那天的白天和12月的每一个白天一样阴沉沉的,不过晚上也跟12月的每个晚上一样,热闹非凡。下午五点左右,雪又下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到8点钟的时候,被万国旗帜和霓虹灯环绕的洛克菲勒中心的溜冰场上已经满是滑冰的人。

 

巡警Brett微笑着和一个游客拍照,心里则想着,应该多派点像自己这样没有中年发福的巡警在时代广场,才不会浪费不远处超级大号的霓虹灯征兵广告。再过一个小时他就可以换班回家,让他不由猜想今天的晚饭会是什么。通常下班前是他每天注意力最不集中的时候,今天也是如此,只是他朝向的位置恰好看到一个男人拽着一个步伐凌乱似乎醉的不省人事的女孩。

 

他把手按在腰间的配枪上,示意举着照相机的游客让开,朝着那一对走去,说,“先生,需要帮忙么?”

 

紧随而来的是一声枪响,他先是伸手想要掏出配枪,随后才意识到自己中弹了,再然后才听到女孩的惊叫声和周围人群惊恐的呼救声掺杂在一起。

 

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Captain Steve Rogers从浴室走出来,站在书架前为自己找一本合适的睡前读物,过去的五天他每天大概只能睡上三个小时,现在就上床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

 

等他找好了书,伸手去拿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发现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和一封未读邮件,全都来自Nick Fury,他的上司。

 

“有个疯子在时代广场随便开枪,已经被击毙了。”他回拨了电话,不等他开口打招呼,Fury劈头盖脸的说。

 

“我现在就过去。”Steve说。

 

“我随后就到。”Fury挂断了电话。

 

Steve打开那封电邮,里面是几张现场照片,他一边拨电话一边换衣服。

 

“嘿,Steve。”SamWilson,他手下最好的警探之一,总是会在电话响起第一声就接起来,听起来他应该还在吃饭,用Sam的话说,他家楼下的那个中餐馆有全纽约最好吃的宫保鸡丁,而且永远不变的播放着Frank Sinatra。

 

“Sam,时代广场发生了枪击案。”他拿起盛着牛肉火腿三明治的盘子想要带走,旋即反应到自己不会有机会吃,于是又放下了。

 

“老天啊,他们就是无法放过时代广场,对吧!?我马上出发,”Sam说,Steve听到他错开话筒的声音,“Kevin,吃快点。”

 

 

******

 

Steve到达现场时,Sam正有条不紊的指挥着现场的巡警维持秩序,Kevin则半弯着腰,捂住嘴,站在法医旁边看着他检视尸体。

 

“他怎么样?”Steve问。

 

“谁?”Sam说,“哦,你是说Rookie(菜鸟)Kevin。肯定吓坏了,才来几天就遇到大阵仗。”

 

Captain Rogers走过去,Kevin直起身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放下手,随后又立刻捂住了嘴,抬头看他,“对不起,Captain。”

 

Captain Rogers拍了拍他的肩膀。

 

 

******

 

 

这起枪击案就像一个不好的开端,先是嫌犯被击毙,巡警Brett送医后不治身亡,之后他们发现那个醉酒的女孩有被虐待的痕迹,而她因为酒精加毒品加惊吓整个人都神智不清了。现场的无辜人士中有两个重伤急救,四个受了各种不同程度的轻伤。还有好几个人是在奔跑逃命的时候把自己或是别人搞得遍体鳞伤。

 

等到Steve终于回到局里,天已经大亮了,他一边朝办公室走,一边听着Sharon的汇报,这一夜还发生了两起火灾和另外一起抢劫杀人案。

 

“两起火灾?”Steve问。

 

“消防员初步认定是纵火,所以归我们管了,Natasha正在去现场的路上。抢劫案的案发现场就在Clint家附近,他从家里直接过去了。”Sharon担忧的看着他,“我要去吃点早饭,要给你来杯咖啡么,Captain?”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

 

******

 

 “这是哪?”Kevin努力睁开眼,注意到车已经停在警局门口,与其说是他的搭档,不如说是他的导师的Sam Wilson拉开车门,说,“来吧,Rookie。”

 

询问在场的目击者是个力气活,但Sam深蕴其道,他天生热心助人,既擅长聊天,又乐于倾听,干这个事情真是再适合不过。饶是如此,时代广场上热心的,受到惊吓的,多如牛毛的目击者也让他累的够呛,尤其当有人借机闹事,火上浇油的时候。Kevin就更不用说了,经过了没完没了的询问,安抚,甚至还逮捕了十几个闹事者之后,他觉得自己站着都能睡着了。

 

Kevin才调到这个由Captain Rogers领导的、号称精英组中的精英组一个月,他的履历很好,用官僚一点的说法,他是一位精英高材生,也是第一位没有军队背景的成员,Nick Fury亲自挑选他并把他放进这个小组,他以为自己的主要价值将体现在更高端的地方,现在他觉得也许有点高看自己了。

 

他下了车关上车门,一辆也是从时代广场回来的巡逻车停在他们后面,两个巡警押着两个嫌犯下车,正准备上楼梯。其中一个嫌犯突然挣扎起来,撞倒了其中一个巡警,另一个正要掏枪,拷着手铐的犯人狠狠的撞向他,转身就跑。

 

Sam立刻朝他们冲过去,Kevin紧随其后,但有个原本已经上了楼梯的人比他们更快。那个人从楼梯上直接跳下来,追上两个逃跑的嫌犯中的后面一个,抬腿就是一脚,这一脚几乎把对方踹的飞了出去,正砸在前面跑的人身上,然后他两步迈过去,一条腿压在上面那个带着手铐的犯人身上,两只手按住两个脑袋,两个巡警这时候也跟了上来,用枪指着他们,喊道“不许动。”

 

“嘿!Bucky!James!哥们儿!”Sam喊着朝对方跑过去,“天呐,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被Sam叫做Bucky或者James的人松开手,让两位巡警把犯人接过去,然后才把脸转向他们。他的黑眼圈很严重,眼白几乎都变红了,半长的头发因为刚才的打斗略微有点凌乱,但除此之外,他简直可以直接登上杂志封面。他穿着那种在警察身上很少能看见的,熨烫的没有褶皱,而且非常合身的西装,一双皮鞋擦得锃亮。

 

“老兄,”Sam抽了口气,“你看起来可不怎么好,你有多久没好好睡觉了?”他张开双臂搂住Bucky,在他后背拍了又拍才放开,然后抓住他的肩膀,上下打量了一会,说,“说真的,你还好么?”

 

Bucky没说话,伸出左手把落到脸前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Kevin注意到那只手上位置独特的茧子。

 

“Sergeant James Bucky Barnes。”Sam介绍说,“这是Kevin Santiago,我的新搭档。”

 

Sergeant Barnes伸出右手来跟他握手,Kevin握住了,又忍不住去看他的左手。

 

“是的,神枪手,而且是双手。”Sam用两只手摆成枪,做了个突突的动作,他转向Sergeant Barnes,“来找Steve?他没在办公室,也许去洗澡了,说不准。听着,哥们儿,要一起吃个早饭么,妈的我想死你了,我们一定得聊聊。”

 

“Fury。”SergeantBarnes说,转身上了楼梯。

 

“我会告诉Captain你来过了。”Sam朝着他的背影喊道。

 

“这可有点,”Kevin略带尴尬的说,“没礼貌呀。”

 

“给你点时间,Rookie,你会爱上他的。”Sam毫不在意的转身,“我饿死了,先去吃个牛肉汉堡怎么样?”

 

他们只花了几分钟吃汉堡,其间Sam狼吞虎咽,平常如果有时间,他都会好好喝一杯咖啡,不过今天他像尿急似的,吃完就往办公室跑。Captain Rogers已经回来了,他换了一身衣服,站在办公桌旁,正在喝咖啡,看来是打算一天都不回家了。

 

Sam像离线的箭一样冲进去,说“嘿,Steve,Bucky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怎么样,他看着可不太好啊。”

 

“什么?”CaptainRogers盯着他,“谁回来了?”

 

“怎么,你也不知道么?”Sam困惑的看着他,“Bucky,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Fury的办公室里。”

 

Steve放下咖啡杯,大步快走出房间,Sam紧跟在他后面。Fury的办公室门紧闭着,百叶窗也同样紧闭着,旁边的半开放办公室里,他的副手Mary Hill注意到两位急匆匆的男士,说,“他正忙着。”但Steve毫不犹豫的敲起门来,边敲门边说,“Fury,是我,Steve。”

 

“Captain。”门从里面被打开一半,露出Fury那张整个NYPD都没有人见过他的笑容的脸。他的表情像是在说,你最好真的有要紧事找我。

 

“Bucky。”Steve越过他,看向他身后,Sergeant Barnes倚在窗户边上,迅速的扫了他们一眼。

 

这种情景不是第一次发生,倒不是说Barnes经常被单独抓进Fury的办公室,但他们当年可没少被抓进校长办公室,通常Barnes都会在家长或是老师的背后做一个鬼脸,每个表情都有不同的含义。但现在他面无表情,这可大大超过了Steve的接受范围了。

 

Fury看了他几秒钟,说,“进来。”然后冲Sam做了一个呆在外面的手势,Sam耸耸肩,在门外的长条沙发上坐下来。

 

“你没有什么正经事做么,Wilson先生?”Mary Hill问。

 

“当然有。”Sam拍拍他毫无凸起的肚子,“吃的太饱了,我要好好消化一下。”

 

在他能消化掉少的可怜的那点午饭之前,Steve就出来了,脸上的表情像被雷劈过一样,目不斜视,步伐矫健的冲进了电梯,按住开门键,等Barnes跟在他后面进了电梯,他朝着Sam做了个等等的手势,按下了关门键。

 

现在Sam有点担心了,他知道James Barnes离开军队后,有时候会发呆,但是这么长时间连一个笑容都没有,而且还冷冰冰的,他可从来没见过,“这是怎么了,我知道我和James有两三年没见了,他们把他怎么了?”

 

“消化的差不多了么,Wilson先生。”Mary Hill说,“我想你有很多报告等着写呢。”

 

 

-----

其实我只是想看我喜爱的作者写这种文....... @Erix 打滚哭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