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gnostic

【盾冬AtoZ】F:Friend(1036)

嗷嗷

Erix:

Friend《朋友》(目录


对于史蒂夫来说,让恢复记忆的好友搬来同住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史塔克工业现任人事部经理玛利亚•希尔告诉史蒂夫,即使不考虑任何安全因素,在二十一世纪,两人不论性别,合住一套只有一间卧室的公寓,都叫做同居。


史蒂夫起先疑惑不解,歪头想了半天其中的含义,然后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而后他感觉脸上升温,耳朵根都在发热。


玛利亚双手叉腰,看着史蒂夫一系列表情变化,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就连史蒂夫也读得出其中的潜台词,“这个《博物馆奇妙夜》里跑出来的家伙理解能力实在令人忧心。”


“你们在说什么?”巴基突然从史蒂夫身边走过,史蒂夫吓了一跳,他暗自希望自己肯定已经红透的脸颊被吓退一点颜色。巴基盯着史蒂夫的脸,挑起一边眉毛。


显然还没褪色。


“我们在谈你的归属问题,巴恩斯。你不能永远住在大厦的禁闭室里。”


“为什么不行?”巴基问道。


史蒂夫对巴基的问题皱起眉。巴基看到他的表情变化,立刻改口,“那你们最后是怎么决定的?”


“队长认为他有监护你的责任,你应该跟他走。”希尔说道。


巴基耸耸肩,“也好,毕竟我们从来都没分开太久过。”


那确是实情,自从二人一同搬进布鲁克林的小公寓,便总是分享床铺。别管那床铺是拼凑起来的沙发垫,还是欧洲战场上的野战壕。只要他们可以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未分开过。


就这样巴基搬进了史蒂夫的公寓,他们再次分享同一张床,别管这在外人眼中有多暧昧。当然巴基花费了好几个不眠夜去适应,他告诉史蒂夫无需担忧,一旦他的身体和大脑接受了史蒂夫是个没有威胁的存在,他马上就会睡着。


巴基的确很快安顿下来。现在史蒂夫和巴基又一起住在了纽约,就好像中间的七八十年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战争和死亡,他们还是他们,什么都没改变。除了巴基换上了一条金属手臂,史蒂夫变得又高又壮。


巴基仍然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翻看史蒂夫所有私人物品,史蒂夫并不介意,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需要对巴基保留的个人隐私。也许这超出友情的界定,但是任何标准都是底线,史蒂夫从未听说过友谊的上限。


某日,巴基在翻看史蒂夫的书柜,他把史蒂夫所有的藏书一一查看。最终巴基翻完了最后一本,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画画的史蒂夫。


“你想说什么?”史蒂夫抬起头。


巴基回身指着书架,“二战、纪实文学、名人传记、艺术史、战争相关的文学名著、画集。”史蒂夫一一点头,那是他所有的读物。最后巴基抽出书架上一本小开本硬皮书,“童话故事。”


那是奥斯卡•王尔德的《快乐王子》。“哈。”史蒂夫笑起来。“那是我的没错。”


巴基挑起眉毛。


“想知道我为什么有王尔德的故事书吗?”史蒂夫站起身走过去,从巴基手里把那本童话故事拿过来,塞回书柜里,“因为他赞美你品质优秀。”


“我?我第一次去英国之前那个家伙就死了,你一定记错了。”巴基讽刺地说道。


“我从来不会记错。”史蒂夫愉快地对巴基笑了笑,“王尔德说‘任何人都能对朋友的不幸感到同情,但要接受一个朋友的成功,则需要非常良好的天性。’”*


FIN


-----------------------------------------------


这篇送给唯一给俺写过长评的、俺一直在勾搭却至今仍然没怎么勾搭上的、一直在敲碗要友情向的 @diagnostic。也希望所有的小伙伴对队长巴基爱心长存 (越写越长我已经不好意思再管它叫微小说了orz……下次一定不过千!【握拳

*Anybody can sympathise with the sufferings of a friend, but it requires a very fine nature to sympathise with a friend's success. -- Oscar Wilde

评论(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