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gnostic

【冬盾】小偷/Thief (Nc17/短甜一发完/迟到滴周年贺)

超级甜的冬盾 超级甜 冬哥帅到不要脸 分分钟迷晕队长的节奏

老干妈的Slash地区:

Title:小偷/Thief


CP: 冬盾


Rating:不造怎么分,大概是有很多肉的菜汤吧,


忙了一个月多月回来撸,现在发周年贺是不是晚了点?哎呀无所谓了嘻嘻嘻大家喜爱冬盾就好XDDD


背景和火山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5e38e70 这篇是一样的,就是接美队2,吧唧和steve在一起了不过没回神盾大厦,还木有同居。


warning什么的,就是继续甜甜甜吧!我可是亲妈诶!


(不造lof会不会被和谐,如果和谐了就和谐了吧。。(够了))


*


Robinson Finger是Stark大厦里一名勤勤恳恳工作的普通后勤。他在白宫的采购部度过了人生的大半段时间,直到他娶妻生子。在白宫工作是个了不起的成就——对大部分人来说,但Finger先生只是一名负责整理报表的后勤,领着一成不变的薪水,巴望着人生能有点儿什么转折。后来……后来他去了Stark大厦,工资涨了百分之四十,成了后勤部主管。


 


就在Finger先生和往常一样带上眼镜,呷一口滚烫的咖啡,开始核对今天的物品清单。他的笔尖在表格的后面以此打上对号,写下批注。Finger先生的一名实习生冲进了办公室。


 


“先生。”他的实习生慌慌张张地说,“也许你得看一下这个。”


 


Finger先生接过实习生递来的平板电脑。他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双眼因为惊讶而瞪得滚圆。


 


申请提交种类:报失/物品报失


次级选项——丢失物品:一支不到三英寸的铅笔头


次级选项——丢失地点:我的卧室


次级选项——丢失时间:4月3日,晚上。


备注:其实不止是这一只铅笔,我最近频频丢东西,我随身携带的40年代产的钢笔,厨房里的开瓶器,我的一条浴巾,一本《恶魔的报酬》,还有几件贴身衣裤。


申请人:Steve G Rogers


 


Finger先生抬起头来,对上实习生紧张的眼神。他自己的表情也一定好不多多少。


 


“呃……”他结结巴巴地说,“也许我得打几个电话。”


 


“当然,当然,”实习生急忙附和,“我们要惊动……Stark先生吗?”他露出崇敬的表情,“我会见到Stark先生吗?”


 


Finger先生不得不把他赶出办公室。在他伸手拨通经理的电话之前,他把剩下的咖啡都喝掉。还有,他一点也不希望这是他在这里喝掉的最后一杯咖啡。


 


*


Tony很生气。Steve没见过他这么生气过——近几个月来。在Tony得知Steve在和Bucky偷偷约会而瞒着整个复仇者的时候,他爆发过一次,不过Steve并不觉得他的爆发全部是因为约会的事,他只是在生气Jarvis没有把这个秘密悄悄透露给他而产生了些可笑的被背叛感而已。可怜的Jarvis,白白挨了一通骂,Steve为了让他守住口风还用了不少委婉的、带着暗语的指令。


 


Steve双手抱胸,翻了个白眼。Tony在他面前冲他指指点点,滔滔不绝:


 


“……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丢了东西为什么不能直接跟我说,要用这种老掉牙的报失!上帝啊!报失!你以为你是在监狱里还是二十年前的小学校园里?”


 


“我很抱歉,没想到这个伤了你的自尊心。”Steve说,“这只是我丢了东西的第一反应而已。”


 


“而且,一支铅笔头有什么重要的?且不说你拒绝用我送给你的最新款全能绘画笔,非要自己削那个全是铅的玩意……”


 


“我喜欢用铅笔画画儿。”


 


“就算你对老旧的东西情有独钟,”Tony激烈地说,“你也不能把‘丢了几件贴身衣裤’写在系统的报失栏上!你是美国队长!你不应该为丢了内裤这种事烦心!你知道吗,那个Robin Finnie来找我的时候——”


 


“Robinson Finger,你的后勤部主管。”Pepper提醒道,“而且他是来找的我,不是你。”


 


“管他叫什么——战战兢兢地过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脸都要丢尽了!”Tony拉扯着自己的头发。


 


Steve的脸红了。“但是我确实丢了。”他小声说,“我的记忆力不会出问题,我每次洗过衣服也会把内裤都放置好……但他们就那样,凭空消失了!”


 


“没有东西会凭空消失的,内裤也一样,队长。”Pepper的语气像是在教导老年人,“也许Jarvis会调出录像帮你看看。”


 


“队长的卧室并没有出现任何特殊情况。”Jarvis彬彬有礼地解释道。


 


Clint转了转眼珠。“那我们只能用传统一点的方法——丢铅笔的那个晚上,你在哪?”


 


Steve用拇指指了指天花板:“我的卧室。”


 


“就你一个人?”


 


Steve顿了一下。Clint叹了口气,把最后一点巧克力屑从手指头上舔干净。Tony的白眼如此夸张就好像他马上要晕厥过去了一样。


 


“啊哈——所以冬日战士又在你的屋子里过夜了。”


 


没错,事实就是这样的——距他们在舰桥上狠狠打上一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一切都发生得迅速又不可思议,比如某个冬天,Bucky闯进Steve的公寓,凭他混乱的大脑胡言乱语,然后他们(Steve怀疑当时Bucky是故意的)像干柴遇到烈火那样燃烧了整整一晚上。冬兵勉强接受了神盾局的存在,但他坦然自己不太喜欢那个地方,跑出去接一些零零散散的私活。Steve仍旧是复仇者的一员,但Bucky每次一回到纽约他们便会偷偷找个地方相聚24小时。有的时候他潜入Stark大厦,或者直接约Steve出去。开房间。


 


Natasha管这个叫地下恋情,但Steve会打断他——他们明明就是在正大光明的谈恋爱,只不过Bucky不爱在人群面前露面就是了。


 


“我觉得Bucky不会对我的铅笔头感兴趣的。”Steve向他的朋友解释道,“他现在甚至懒得写字!”


 


“我们也不感兴趣啊。”Sam耸耸肩,“但你现在总得调查调查主要嫌疑人是不?”


 


“呃,也许他对你的内裤感兴趣?”Clint幽幽地加了一句。Tony这次总算憋不住笑——相反的,他笑得天棚都要炸了。


 


Steve把手上的资料重重合上。“散会。”他没好气地说。


 


*


Steve当然不是心疼那支铅笔。说实话,Tony送他的那套金光闪闪的全能绘画笔确实好用得多,还不用自己削铅笔尖。但神秘地丢东西总是件很诡异的事,更何况自己的记忆力太好,根本忘不掉。


 


“Bucky。”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此时Bucky正坐在床脚拆枪管,他用脚趾顶了顶他的后背,“你看到我那只老式派克钢笔了没?花杆的,带点金色。”


 


“没有。”Bucky回答道,非常自然,一点都没有停顿,也没有停下手头的活儿。


 


“但是我把它弄丢了,就在这儿,上次我见到它的时候还是在你眼前的第二个抽屉里。”Steve继续说。


 


“所以你怀疑我偷了你的钢笔吗,Rogers?”Bucky发出两声低沉的笑声。


 


“只是因为你现在离那个抽屉只有几英尺的距离,随便问问。”


 


Bucky这次停下了。他把零散的零件都堆到一旁,然后抓住Steve还在不停扭动的脚踝。Steve因为痒而笑起来,但很快他就噤了声——Bucky冰凉的金属手掌扣上了他的手腕,而他的唇就悬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喷吐着危险的气息。


 


“Bucky。”


 


“你是在怀疑我偷了你的钢笔吗?”Bucky重复了一遍,另一只手向下摸索,伸进Steve的短裤里。


 


怀疑Bucky真是件蠢透了的事。Steve呻吟着,意识模糊地想。Bucky的吻和往常一样具有侵略性,Steve张开嘴热情地接受了他。很快他们都忘记了钢笔的事情了,Bucky他——他只是觉得可笑——因为他在zuo ai的时候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容,Steve生气他的分心,用小腿肚夹住他的大腿。


 


“Bucky!”他恼火地说,“别笑了!”


 


“有的时候你的脑回路真的很奇怪。”冬兵说。


 


“我有吗?”


 


“嗯。”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正好可以歇歇Steve几乎一直在硬撑的腰部,那里酸得要命(暂时)。Bucky的灰蓝色眼睛里混合着爱意和炽热的yu 望。“抱歉。”Steve拉长了声音说,“继续,来c ao我。时间不等人。”他扭了扭身子,Bucky自然也不会再耽搁。几秒钟之后,Steve便除了尖叫什么也不会做了。


 


*


Steve在公寓的小床上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中了。Bucky已经走了,他需要到南部的某个小镇帮忙劫持一辆押送车,他们说好不干涉对方的工作,而且Steve也没空管除了纽约之外的破档子事。


 


他爬起来,洗漱完毕,溜达到厨房,想给自己找一点东西当早餐。当他路过门廊边时停住了:Steve敢用自己的人格担保,昨天晚上他的一枚勋章还老老实实地挂在墙上,而现在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丢了一枚勋章。”他给Sam打电话,“我发誓它昨天晚上还在这儿!”


 


“你需要个搜查证吗?”Sam一点忙也没帮上,“我相信Stark可以一秒钟就给你准备这个,这样你就可以搜查你男朋友真爱的藏宝箱了。”


 


Steve想搞搜查可用不上搜查证。他在Bucky出门的日子里按部就班地工作、训练。两周后他在吃午饭的时候接到Bucky的短信,Steve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


 


“答应我,队长,”Bruce心事重重地说,“别祸害我的新车了,好吗?”


 


“那是个意外。”Steve心虚地说。他回复Bucky:你的安全屋见,布鲁克林的那间。然后便匆匆跑出门去,骑上摩托。


 


Bucky果真还没有到家。Steve用自己的指纹解开门锁,站在落满灰尘的客厅中央。他只思考了半秒,就冲到电源边把所有连着室内监控摄像头的电线全拔了下来。


 


搜查行动开始——他跑进Bucky的卧室,拉开他所有的抽屉和衣柜。毫不费力的,Steve在床头柜里找到了自己的钢笔,和那一小节铅笔头摆在一起;他在浴室找到了自己的浴巾,和Bucky的干净的换洗衣裤放在一起,《恶魔的报仇》放在马桶水箱的一沓旧报纸下面;Steve还没去厨房,但他打赌自己的开瓶器一定就在那里的某个角落。


 


就在他疯狂地搜寻自己丢失的勋章的时候,Bucky回来了。Steve像过电了一样蹦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Bucky挑高眉毛,把武器箱扔在脚边,脱下沾满干透血痕的手套。


 


“等你呢……吃午饭?”Steve说。


 


“那我希望你已经洗过澡了。”Bucky露出一个让人心跳加速的坏笑,他看着Steve窘迫的表情忍不住放声大笑,“笨蛋,我的意思是我现在需要占用浴室。当然如果你想早点开始的话也可以好好躺在床上等我。”


 


Steve不怎么饿,他也任性地觉得Bucky也不会觉得饿的。所以他合拢卧室的百叶窗,脱下衣服,(整齐地叠放在一边),只剩一条内裤,拉开被子钻了进去。他盯着天花板,听着浴室里汩汩水声,大脑边疯狂旋转着、思考着Bucky到底把他的勋章藏到哪里去了。


 


冬兵一丝不挂地出现在卧室门口,这让Steve的呼吸骤停了一秒。“怎么?”Bucky捕捉到他在自己下腹游走的小心翼翼的眼神。


 


“你有块血迹……”Steve故作镇定地说,指了指他的肋骨,“……没洗掉。”


 


“因为我等不及了。”Bucky低吼着扑到床上,掀开被子,骤雨般狂热的吻落在Steve的锁骨、脖颈和ru 首上。他挤进Steve两腿间的缝隙,yin j和Steve的隔着内裤布料来来回回摩擦,似乎下定决心要这样把Steve点着火似的。Steve被他使坏的撩拨搞得火烧火燎,不禁伸手去触碰他们的下体。他摸到自己湿得一塌糊涂的内裤,羞耻感让他绷紧了身体,但Bucky安慰似的拨开他的小臂。


 


“你做的很好。”他在Steve耳边轻语,“宝贝儿,继续扭动你的屁股。”


 


Steve照做了。他紧闭双眼,放任自己的身体渴望Bucky——他感觉内裤被Bucky的金属手剥掉,便用脚勾了勾把布料踢到地上——反正它也不能再穿了。接着Bucky的气息铺天盖地般袭来,混合着沐浴液、鲜血和弹药的味道。Steve深吸一口气,接纳Bucky的手指,然后是他cu 硬的yin jing。


 


高潮来得又快又猛,Steve也没空关心自己尖叫着翻白眼、还扑腾着抓紧床单的样子是否得体。他们气喘吁吁地叠在一起,Bucky在他的耳根后面喘粗气,然后有意无意地用胡茬蹭他耳后细嫩的皮肤——光是这样Steve就快又要硬了。


 


“安全屋只有一个浴室也太不人性化了。”他嘟囔着。


 


“我觉得挺好的呀。”Bucky说,不安分的左手沿着他的腰线向下游走,成功撩起他的一阵颤抖。Steve真是烦死他了。


 


Steve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给我找点东西穿,我要洗澡。”


 


Bucky这才挺不情愿地起身。他也没好到哪去,胸膛上都是他们两个人的jing 液,但他毫不在意,大大咧咧的光着身子就去衣柜里翻找了。几秒钟之后,Bucky扔了一条干净内裤和白背心过来。


 


“喏。”他说。


 


Steve僵住了,背心是他洗过放在Bucky这里的;而那条内裤——绝对是他在Stark大厦的卧室里丢过的那条,绝对没错。


 


“怎么了吗?”Bucky好奇地问。


 


“没什么。”Steve抓起背心和内裤,火箭一般的速度冲进浴室。


 


*


“Bucky真的在偷我的东西!”Steve捂住半边嘴巴,缩在Bucky家的马桶盖上,话筒对面的Natasha打了个长度夸张的哈欠,“我不知道他还有这种癖好!我的内裤也……”


 


“他用你的内裤手 yin吗?”


 


“什么?不!没有!”Steve差点失声大叫起来。


 


“你没有看到并不代表他没做过。”Natasha平静地说,“所以,需要我们帮忙逮捕他吗?”


 


“不……”Steve咬紧下嘴唇,“事实上,我也要从他那偷点东西。”


 


Natasha细不可闻的笑声也被他听在耳里。“所以你打算偷什么?”


 


“我不知道。给点建议?”


 


“胳膊怎么样?”


 


Steve叹了口气。“别闹,Nat。”


 


*


Steve洗了个澡,他出来之后Bucky已经倒在床上困得睡着了。很好,绝佳的偷窃时机。也许在那么多Steve提前睡着的晚上,Bucky都是像他现在这样这么干的——蹑手蹑脚地溜到客厅,到处搜寻他可以揣在兜里顺走的小玩意。最后他在Bucky的大衣堆里挑中了一块儿纤维布,Bucky经常用它清理枪支,因为常年放在里兜,上面都是属于Bucky的味道。


 


Steve用冰箱里剩下的东西给Bucky留了点午饭,便带着自己的小战利品回了神盾局。他把纤维布随手搁在屁股兜里,像平时一样开会、分配任务。直到快傍晚的时候Bucky打来了电话。


 


“你看到我擦枪的纤维布了吗?”他开门见山地问。


 


“没有。”Steve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他知道自己撒谎的功力不怎么样。“那是什么?”


 


“我明天要出任务——莱里亚,十天左右,所以——”


 


“莱里亚?”


 


“葡萄牙的一个城市。”


 


“哦。”Steve不用擎着电话的那只手漫不经心地敲着手边的桌子,“所以我们下次见面要四月末了?”


 


“差不多吧。你真的没有见到我的纤维布吗?”Bucky的声音透着一点怀疑。


 


“没有。”Steve说,一想到那块布正躺在他的左屁股下面他就想得意地大笑呢,“回来给我电话,好吗?”


 


*


Tony说那块纤维布学问可大着呢,有什么高科技分子,清除指纹和弹药削特别有效等等等等,可在Steve看来,那个玩意和Bruce的眼镜布并没太大差别。这事儿就告一段落,Bucky第二天按时登上私人飞机飞往葡萄牙,还在落脚酒店给Steve传了张尺度颇大的半身照。Steve红着脸按下了保存键——天杀的现在神盾局可是在开会呢。


 


十天后,Bucky回来了。Steve骑着他的哈雷在私人停机坪处不远等他,还随身携带着Bucky的纤维布,他就是想在Bucky的眼皮底下把它抽出来,然后嘚瑟嘚瑟。


 


Bucky把包裹和行李都扔给合伙人,然后大步走向Steve。他们拥在一起,嘴唇嗑上嘴唇,直到凉飕飕的晚风钻进他们的衣领。


 


“我想去喝点酒。”Bucky说,“然后找个地方c ao你c ao到起不来床。”


 


“闭嘴。”Steve迅速说道,试图让自己的脸红得不是那么明显。他把手挪到自己的裤兜上,想把纤维布掏出来,但Bucky的金属手死死捏住了他的手腕。


 


“Umm……”Bucky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眯起眼睛。Steve有些心虚地别过头,在Bucky的禁锢下无力地挣扎了一下——然后,然后Bucky就像变戏法一样从他兜里把那条布缓缓抽出,拎在Steve的面前。


 


Steve失望地张了张嘴。


 


“所以我们今晚还有个任务:想想该怎么惩罚你。”Bucky用手暧昧不明地磨蹭Steve的裤裆,轻言细语地说。


 


*


这事本来就挺不公平的,Steve想,他还没仔细问过Bucky他为什么要顺走他的铅笔、内裤、钢笔,还有他的勋章呢。但Bucky似乎打定主意不让他抱怨。Bucky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他们奔驰在大道上时有意无意地用手在Steve的肚子上蹭来蹭去。


 


他们去了一个酒吧,但实际上Bucky并不是去喝酒的——顺带喝了一杯,Bucky把得来的货物交给了当地的接头人之后,拿着酬劳就离开了。Steve在门口的摩托车边等他,他看见Bucky推门出来的时候还抱着两瓶刚买的红酒。


 


“干嘛?”


 


“你家没有酒了。”Bucky说着爬上后座。他得用双臂抱着酒瓶,也就没能再骚扰Steve。他们顺利地驶向Steve的公寓。Bucky把红酒放到厨房里的迷你酒架上。


 


“Buck……”Steve严肃地说,“也许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一谈……”


 


Bucky竖起一根手指阻止了他,然后用一个湿吻回应,就在厨房中间。Steve踉跄着后退,双手抓住身后的桌板做支撑。当Bucky用手指扶住他的腰下压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


 


“不……不是这儿……”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对我撒谎。”Bucky说。Steve叹了口气,这让对方轻而易举地攻入他的口腔,追逐他的舌尖。他的双手也没闲着,来回儿揉搓Steve的ru 尖,让Steve整个人儿都平躺、融化在餐桌上。


 


感谢Steve的四倍克制力。“是你先偷我东西的,我以为卧室进了小偷!”


 


“没有小偷会对一个铅笔头感兴趣。”Bucky说,“还有,你是不是在找这个。”他腾出一只手,从外套兜里掏出一枚金勋章——Steve的那枚。Steve伸手去抓,但Bucky先他一步收回兜里。“不,我还不允许你拿到它。”


 


“你偷了我什么东西?”Steve难以置信地问。


 


“一张书签,你自己画的,布鲁克林大桥的铅笔画。”Bucky咧嘴道,“还有一条枕套——路过Stark大厦的储物间顺手拿的。”


 


Steve在他胸膛上锤了一下:“所以我一直没发现你是个变态恋物癖,哈?”


 


Bucky掰过他的下巴,好让他们四目相对。“那倒不是,”他边说边粗鲁地解下Steve的裤腰带,Steve在yin jing暴露在空气中时不乐意地小声呜咽了一下,“并不刻意展示我手法高超什么的——”他说着变出一个安全套和一小管凡士林,就好像他一直随身携带着它们似得,“你知道你并没有什么私人照片吧,我还不喜欢你对着镜头漏出的那种政治家的笑容,所以——”


 


“所以你就偷我的私人物品。”Steve咬牙切齿地说,Bucky手指裹着层冰凉的润滑剂挤进Steve的后xue。


 


“抱歉,甜心,而且看你在那儿皱眉找东西的样子真的很——可爱。”Bucky若有所思地笑了,“你不会蠢到以为自己真的把所有的监控插头都拔下来了吧?”


 


他加重了手指挺入的力道,Steve呼吸加重,指甲狠狠扣入他右臂的皮肤,留下几道红痕。“翻身。”Bucky简介地命令道,Steve老老实实地转身趴在桌面上,前端的液体稀稀拉拉地蹭在桌沿,拉出一条银线。


 


“我恨你。”Steve嘟囔着,脸颊被紧压在桌面。


 


“你明明爱死我了。”Bucky冲他露出牙齿。Steve听到他裤子被踢到一旁、金属腰带碰到瓷砖地面的声音。Bucky显然还记得他先前的承诺,当他毫不留情地长驱直入、一插到底时,Steve又不禁在心里尖叫、咆哮:他说的没错,自己爱死了Bucky,和他cu暴又不失爱意的xing 爱。上帝啊,他想念这个,尤其是他们分开十天半个月的时候。


 


“……嗯……你会对着我的东西手 yin吗?”Steve艰难地问。


 


Bucky的动作只是慢了一拍。“真不敢相信这是从你嘴里问出来的。不过,答案是,当然啦,一想到你握着那只铅笔,或者捧着那本书认真阅读的样子我就……嗯哼。”


 


“上帝啊。”Steve因为羞耻而大叫,尾音又因为Bucky的挺送而变得软绵无力。Bucky撑住他的双腿,以免他脱力从光滑的桌板上滑下去。


 


Bucky掀起他的上衣,这样他就可以把亲吻落在Steve的后背上。他从后面伸手握住Steve颤巍巍的、急需照顾的yin jing,Steve打了个哆嗦,触摸带来的快感让他没能坚持多久。Bucky紧随其后,他们一同呼喊着对方的名字沉入疯狂的高潮中。


 


“所以并没有什么小偷。”过了好一会儿,Steve才找回说话的功能,“Tony也不用开除那个安保了。”


 


Bucky的嘴比成一个o型。“Tony要开除那个家伙?太夸张了吧。”


 


“还不是因为你,我还对后勤提了物品报失——别笑。”Steve恼怒地说。他们都放任自己得身体滑到桌子下面,歪斜着依偎在爱人的怀里。“你真的可以做到在Jarvis看不见的情况下顺走东西?”


 


Bucky耸耸肩。“当然,小菜一碟。”


 


“不过我也见识到了自己的偷盗水平是多么差劲。”Steve摇了摇头,干笑两声。


 


“你可不知道你有多厉害。”Bucky笑盈盈地看着他。他抬起Steve的一只手腕,然后把他的手掌整个贴在自己的左胸膛上。他的皮肤热的发烫,Steve伸展手掌,Bucky的心脏在他的手心下方有力地跳动。


 


“这儿,整个都是你偷去的。”Bucky轻声说。此时此刻,他褪去冬日战士冷冽的外皮,留下所有的柔声细语。Steve眨了眨眼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感动——否则Bucky又要为自己的情话得意上好长一段时间。


 


“你也是。”Steve说。


 


Bucky凑过去吻了他,这样Steve就不会因为声音颤抖而露馅了。


 


 


Fin



评论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