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gnostic

【冬盾】Burn In Shadows 07+08

冬盾注意 但我完全不觉得盾冬党会无法看 转载存文~

深海甜鱼干:

本文与任何实际存在的国家、组织及个人没有联系。时间线混乱,BUG繁多,脑洞越开越大是我的错啊啊啊啊!!!!【惨叫】爆字了,它彻底朝着谍战小说的方向狂奔一去不复返了……最后会努力甜回来的!!看我真诚的眼神!!!【谁他妈信!!!】


07


 


 


一只老鼠从史蒂夫脚背上爬过。他抖了一下腿,睁开眼睛,伸展开酸痛的四肢,不留神撞到了巴基的下巴,将睡梦中的杀手惊醒。


“我们大概睡了一个半小时。现在是早上六点左右。”


巴基看着窗框投在地上的影子,判断道。


“他们应该已经展开搜查了。”


“抱歉把你卷进来,史蒂夫。”


史蒂夫无奈地摇摇头:“你有下一步的打算吗?”


“我知道九头蛇有一个计划。”巴基捂着肩头的伤口,艰难地站起来,“计划存档放在华盛顿的三曲翼大厦里。我没有权限接触具体内容,但他们确实已经渗透到了你所能想到的每一个角落。”


“那是神盾的总部。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史蒂夫轻轻吸了口气,“2004年我参加战略科学预备队被派遣到伊拉克前线,这支队伍就是神盾的前身。”


“十一年来他们没有找过你?”


史蒂夫环起双臂,手指曲起来按住嘴唇:“我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有时候我觉得也许我早已经意识到了娜塔莎的真实身份,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想而已。”


“棒极了。”巴基哼了一声,“他们要你对什么闭口不谈?”


“爆炸。”史蒂夫说,“关于爆炸的真相。但我不记得了。包括你是如何牺——失踪的。全部不记得了。”


巴基咬住牙,鼓动两腮,沉默地偏过头。


“他们做了些什么……对我们两个。”好一会儿巴基才缓缓说,“他们得付出代价。”


“如今没有谁能帮上忙了。客观来说我们等于同时与神盾和九头蛇为敌。但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巴基抬起眼睛,疑惑而期许地看着史蒂夫。


“我们可以找记者。”


 


 


史蒂夫认识的唯一一位记者此刻浑身是血,开着一辆老旧的出租车,向华盛顿的方向疾驰而去。额头上的伤口仍在流血,而她只是在血淌下来挡住视线时草草用手背擦了擦。太阳摇曳着从地平线上升起,像一个白色的大窟窿。她毫不怀疑史蒂夫同那个冬日战士有某种联系——他们彼此相识,且利害相干。她本该为自己遭受背叛而感到愤怒,但她自身就是一个谎言:娜塔莎·罗曼诺夫只能依靠谎言与假象而存在于世。


现在她坐在车里,感觉自己仿佛初生的婴儿般,赤裸而无助。更多时候她是一名独行侠,穿行于男人的臂膀与枪弹之间,视野内只有目标与障碍的区别。那时她无所不能,几乎可以同全世界对抗。她不习惯面临抉择,大约只是因为很早以前她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出卖他人而活,或是被他人出卖而死。就这点而言她憎恨史蒂夫。假如没有这个男人,她至少能够以恶人自居而逃脱良知的追责;她酗酒,堕胎,杀人,撒谎成性,然而史蒂夫却为她冠以善者之名,以道义诱骗,陷她于这般境地。


她真想把那个金发的傻大个揍趴下。


 


 


神盾大楼拥有史塔克工业的支持,可以说是世界上守卫最为森严的地方之一。当他们抵达华盛顿特区,站在波托马克河畔遥望对岸的灰色建筑群时,史蒂夫对他们的无助再度有了深刻的认识。巴基也许能够潜入大厦,但他们并不知道那个将他们两人同时牵涉其中的计划究竟被保存在哪里,更大的可能是九头蛇早已经设好埋伏,只等他们走进陷阱。更糟糕的情况是他们没有现金,使用信用卡等于直接将自己的行踪公之于众,而史蒂夫属于正直公民的部分通常倾向于阻止巴基“借用”他人钱财的行为,因此,显而易见的,他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了。


夜色降临之前,他们从林肯纪念堂沿河行走,深秋的落叶铺满地面。游客不多,几个孩子在家人的看护下玩水,把红色的枫叶和黄色的橡树叶浸在水里,好像某种洗礼。史蒂夫隔着很远就看见了长椅上坐着的人,一头精心打理过的红色卷发,看着孩子们的眼神不知是厌倦还是慈爱。巴基绷紧了身子,史蒂夫不用回头就知道。杀手侧身上前一步,被史蒂夫拉住手腕。


史蒂夫在娜塔莎身边坐下,中间隔了半只手臂的距离,稍远的地方,巴基的枪口正对准娜塔莎的后脑。


“你欠我一个道歉。”


娜塔莎手里拿着一个锡制的随身酒壶,多少掩盖了一些血腥味。她眼眶通红,橄榄色的眼睛深陷进眼窝里,额头上的伤口结了痂,被头发掩盖着露出一点线头。史蒂夫移开视线,没有做任何解释。


“对不起,娜塔莎。”


“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对不起。”他不知从何说起,只能道歉,“我也希望。”


“他们想要你的命,史蒂夫。”娜塔莎的声音在颤抖,“你知道理由吗?”


“我正想找到这个理由。”


娜塔莎吸了口气,往嘴里倒了不少烈酒,史蒂夫没有阻止。


“我出生在前苏联。”


史蒂夫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我十岁时被送进训练所,在那之前我没见过父母,之后一样。课程非常严苛,有些女孩撑不过,尸体就埋在花园里,一到夏天,你总能在花香里闻到死老鼠的味道。西方是邪恶的,资本主义是堕落腐朽的,我们的事业将解放全人类。苏联的境况越来越坏,终于无法维持特务机关的运行——大概还因为新的总书记不喜欢‘铁幕’‘战争’一类的字眼吧。我被训练成一个合格的特务,但祖国却不再需要我了,就如同她不再需要我的上司一样。”


娜塔莎笑了笑,又喝了一口酒。


“常有的事。费尽心思修好打字机,一夜之间整个世界都开始用电脑键盘了。但体制本身还在,情报机关就还得运行。我要是懂针线活就好了,可惜我连缝合伤口都不怎么拿手,不然我就能买台缝纫机,靠补旧衣服过活了。没人想当特务,史蒂夫。就跟没人想得癌症一样。你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朽烂生疮,还喘着气就已经被扔进墓穴里,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这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怕了。我一点也不害怕,警察宣读我的叛国罪时我一点也不害怕。一切都是早就盘算好的。新的班子要清除旧时代的余孽,我的上司太过渴望建功立业,竟然想要窃取你们——史塔克工业的机密,轻易地进了圈套。”她抬起眼睛看着史蒂夫,上半张脸在哭,下半张脸在笑,“你的杀手朋友同你说过他的旧识吗?他是专门派来处理我的人,但我却偏偏活了下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史蒂夫隐隐有一个猜测,但他并没有说出口。


“我向你的国家出卖了我的上司。”


她颤抖着肩膀,因为冷笑。


“我是个间谍。我天生只会撒谎,背叛,伤害别人。我唯一信任的人就是我自己。我所想的一切只有如何活下来。你这个愚蠢、天真、生活在爆米花和彩色杂志堆砌的谎言中的美国小子。”


她呲起牙齿,像一头垂危的肉食猛兽。


“我恨你,史蒂夫。”


 


 


08


 


 


娜塔莎并不快乐。说完那句“我恨你”之后她感觉不到半点快感,在失望与悲伤浮上史蒂夫的脸庞,在冬日战士从枯死的灌木丛背后走出来,用枪顶着她的脑袋,在孩子们手里的落叶被流水带走,在冰冷晦暗的夜色压上每个人的肩头之后,她仍然感觉不到一星半点的轻松。


“你可以完成你的任务了,冬日战士。”


娜塔莎没有反抗,也没有逃离,更没有玩任何花招。


出乎意料的是先开口的竟然是冬日战士。


“我和你说过一样的话。”冬日战士并没有收起枪,也没有进一步的威胁,“对史蒂夫。”


史蒂夫睁大了眼睛。


“他让你知道有另外一种生活,即便你满手鲜血,罪行累累,也有可能拥有的生活。”


娜塔莎静静坐着,一语不发。


“我很清楚,希望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不啻于死亡。”


“我被迫放弃了一切。”娜塔莎冷冰冰地说,“就因为你的几句甜言蜜语,史蒂夫,我不得不抛弃一直以来的生活原则,放弃得来不易的身份,甚至可能会丢掉小命。你这个混蛋。”


冬日战士笑起来,尽管娜塔莎看不见那副笑脸,她也知道自己心里是会因为那样毫无芥蒂的满足的笑容而感到嫉妒的。


“他可比甜言蜜语要甜得多。”


 


 


史蒂夫脸红了。如果他预料到放任巴基落到自己脸上的吻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不管说什么他也会阻止巴基的,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娜塔莎用一种惊恐的夸张表情看着他,就像每个听到惊天八卦的女性会有的反应一样,一扫之前的消沉。


“我真没料到,你没有女朋友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喜欢男人。”


史蒂夫按住额头:“这不是我能选择的。”


“那你也应该至少挑一个工作性质稳定的男朋友吧!”娜塔莎几乎在尖叫,“看看你身边都是些什么人——杀手,间谍,邪恶组织的特工——但你正常得简直就是正常本身!”然后她转身恶狠狠地瞪着巴基,后者依旧在微笑,“你究竟是怎样胁迫史蒂夫看上你的!”


“技术上来说,”巴基插着腰,用更灵活的右手转了一圈手枪,“应该是史蒂夫先看上我的。”


“巴基——!”


“巴基又是什么鬼玩意儿!”


娜塔莎看起来要崩溃了:“我最开始以为你们两个可能另有隐情,也许是战友或者什么关系,但现在我完全不想给一对儿亡命情人收拾烂摊子,半点都不!我讨厌和感情有关的任务!”


史蒂夫捂住脸,看起来的确困扰不已,但巴基却毫不介意地挤到史蒂夫身边坐下,金属臂搭上史蒂夫的肩膀。这举动让娜塔莎跳了起来。可怜的女间谍差点把伏特加撒了一地。


“我决定现在跳进河里把自己淹死,总比落进那些不知道是谁的家伙手里要强。”


“天哪,不,娜塔莎!”史蒂夫把脸从手掌心里抬起来,“我一点儿都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好吧,这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我始终把你视作我的朋友。”


娜塔莎停住脚,看着史蒂夫。


“我觉得自己很卑鄙,因为我现在所做的完全是在利用这段友谊。”史蒂夫站起身,紧张却温顺地说,“但现在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向你请求帮助。你会答应我吗?”


娜塔莎耸耸肩:“如果我不答应,你身边那位自然不会放我离开。而且你早就知道我不会拒绝你,不是吗,傻小子?”


“我很抱歉,娜塔莎。”


“没人应该为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不幸道歉。”娜塔莎弯了弯嘴角,“即便没有发生这些事,你大概还是会用同样的态度对待我,对吗?”


史蒂夫垂下睫毛,然后直视着她,眼神令她想起林间带角的牡鹿,温柔可亲,也随时准备好以死相博。


“我尊敬你的善良,娜塔莎。”


“这就是我没法拒绝你的原因。”娜塔莎终于笑起来,轻松而且真实,“我窃听了神盾特攻队的通讯——猜想也没必要向你们解释神盾了——他们想要把冬日战士回收,并且称其为‘资产’,而且管事的人说要处理掉你,史蒂夫。”


“你听说过九头蛇吗?”巴基上前一步,摆出商讨的姿态。


“我以为他们早在二战结束后就被消灭了。”


“控制冬日战士的组织是九头蛇。我接到的任务是一长串名单,全部是神盾的特工和官员。”


“他们在策划什么东西,将不属于自己的势力清洗掉。”史蒂夫总结道,“娜塔莎,你还有别的消息吗?”


“他们说到了‘爆炸’,还有‘绝境病毒’。似乎这两者就是他们要处理掉你的原因。”


史蒂夫望向巴基,巴基耸耸肩,表示自己同样一无所知。


“我参加过战略科学预备队,在伊拉克经历了一场爆炸,然而记忆却混乱了,之后神盾要求我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我想这大概就是他们要掩盖的事实。”


娜塔莎转过身,眺望着河对岸的三曲翼大厦。夜色中它像一只远古巨兽的骸骨,静静地蛰伏在岸边,吞噬掉星空,在腹中孕育着一场超新星的诞生。


“不管怎样,我们得先阻止九头蛇即将进行的事情。”她作出结论,率先迈开步子,走向路边停靠的一辆其他人的跑车,“在这之前,你们俩得好好把自己洗干净点。”


 


tbc

评论

热度(9)

  1. diagnostic深海甜鱼干 转载了此文字
    冬盾注意 但我完全不觉得盾冬党会无法看 转载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