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gnostic

【待授翻】在公共场所闪聊不犯法或者不犯其他什么类似的吗?

作者标冬盾 不过完全看不出来好嘛 盾冬妹子也可以来吃一下这个可爱的梗 话说回来好想看续集……

Nihility:

                  


                    在公共场所闪聊不犯法或者不犯其他什么类似的吗?



                                   


                                   By:hisfirstnameisagent




Summary:Steve衷心希望他前面的红脑袋在快拍时能不把他也照进去。和Natasha闪聊的人会求着不同意。




Notes:我已经有一会儿没写新东西了,但当我想到这个时我想不写这么可爱的东西太可惜了。超级感谢你们的阅读!!!


 


       Steve,呃,至少他现在很不舒服。他一直坐在这个小妞(chick,小鸡)后面——她字面意义上来说有他见过的最红的头发,他可能还得加上——至此至少有十分钟了,而且她可能已经传了2,30张快照了,每一张都有可能把他当做背景照了进去,还有一张是绝对把他照做背景了——完完全全的,一副蠢呆,张着嘴巴的傻相。


       但周围除了一个睡着流口水的老婆婆旁边,已经没有空椅子了,Steve还不至于这么倒霉。除此之外,他也不想让她以为自己被惹恼了或怎样。Steve只是特别不想陌生人看到他“我早上四点就醒了”的样子,很重的眼袋和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实来说,这绝对是个毫无胜算的情况。


       他听见女人朝她手机上正读得什么东西哼哼,然后她回过头,瞥了Steve一眼。Steve脸色绯红,自尊什么的一下跌到否定的深渊里。他紧盯着她,撞见她尴尬的被发现的样子。很好,那个混蛋。她咬咬脸,很快转回去,重新盯着她的手机。


       Steve吐出一口气,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屏住呼吸了。巴士在他字面意义上所见过的最糟糕的交通中卡住了,不仅如此他似乎还要在新工作的第一天迟到了。但他还是好好地坐在那个中学贱人后面。这个当口他已经开始严肃的考虑要不要走过几个街区去上班了。


       几分钟过后,Steve盯着车厢地面,盘想着黏在上面的口香糖原来是什么颜色的。可能是绿的。不,蓝的也说不定。接着Steve沉思着他的生活是如何他妈的悲哀,如今他甚至不得不为此与自己争辩。


       但随后一只手忽然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只抓捕到几抹红发的影子,意识到是那个快拍女孩试着吸引他的注意力。Steve抬眼,显得很困惑,在发现女人只是一言不发,坦率的打量着他时不由显得更茫然。


    “额……是?”Steve疑问。她又打量了几分钟,把他从头到脚的端详了一遍,如同她在判断一道菜是否美味,合乎胃口。不,Steve才没这么比喻,如果他把这写进文章里Potts教授绝对会骂他蠢。但无论如何,这就是那个女人正在做的,Steve在这种审视之下很不舒服。


       Steve可以很清楚的捕捉到当女人明显的在比较他是否值得或者随便其他什么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念头。她耸耸肩,点头,眼里邪恶的光芒一闪而逝,预示着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她起头,“噢,顺便一说,我是Natasha。”


    “Steve。”


    “荣幸。不管怎样,你大概或者肯定没注意到我一路上都在闪聊——”


    “哦,我注意到了,”Steve打断了她,对方简单的扫了他一眼,再继续下去前无视了他的话。


    “啊,和我视屏的人觉得你超辣。或者我直接引用他说的,‘天杀的,那是我操他妈的见过的最辣的人。我现在就得搞到他裤子里。‘”


       Steve不知道该说什么,幸好Natasha继续讲了下去。


     “于是,好吧,我就直白点。第一,你没有结婚戒指,第二,你一点都没顾上你的手机,所以我猜你没有发短信的男朋友——”


     “是怎样让你深信我是弯的?”Steve问,声音尴尬的高了八度。


     “哈,别了,”对方仅仅如此回应,Steve也并不打算吵下去因为,额,她是对的,然而。


     “所以,”Natasha开始,“你认为?”她把她的手机伸到他面前,Steve恩赐般看到一张照片,照片里Natasha站在一个他此生所见过的,最华丽绚烂的人旁边。


     “这是个玩笑吗?”Steve问。“因为这绝对不是个真人。很遗憾地说,你的朋友是从工厂里造出来的。”


       Natasha大笑,让Steve没在那么怕她。


    “我知道,对吧?”她回道,“真可惜他不是直的,但我还是不能拿着一个十寸长的杆子去碰他的老二,因为他就像我兄弟一样,你懂?”


    “呃,是的?”Steve回答,或者是尝试答出他认为她想听到的答案。“当然。”


     “所以把你的手机掏出来,因为我要把他的号码给你,”她差不多已经是在指挥他了。


       Steve张着嘴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见鬼,这真的发生了,你没在开玩笑。”他把手机拿出来,Natasha一把抓了过去,很快搞清楚怎么新建联系人。


     “给,”她把手机传回来,露齿一笑,Steve发现她把那个人的名字备注成“宝贝”。


    “所以我猜宝贝不是他的真名?”Steve问,笑了起来。


    “是Bucky。”她回答。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古怪,也最可爱的名字了。”


       Natasha大笑。“记得把这话告诉他,搞不好会让他性致大发。”


       Steve赦红了脸色,但Natasha还是笑个不停。


     “无论如何,”她大声讲,把手包环到肩上,“我到站了,所以要走路咯。但很高兴遇见你Steve,你最好他妈的给他发短信,因为你们会成为世界上最可爱的夫夫,而且我想参加你们的婚礼。懂的?”


     “知道。”


       剩下的车程似乎过的无比苦闷的慢,Steve看着他的手机,没法想清楚该怎么和Bucky发短信。如果Natasha只是操他妈的和他开玩笑呢?如果是他自取其辱,他岂不是要搬到关岛上然后把名字改成Marco?很多操蛋的坏事都可能发生。


       车到站时他已经迟到了十五分钟了,Steve飞奔进楼,疯了似的按着电梯的按钮,挣扎着回想他是要到哪层楼工作。仅仅是他想清就又是五分钟,当他赶到他的老板的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呼吸粗重,浑身汗湿的一团糟了。


      “我在这儿,”Steve吐出口气,寻求空气。“我是说——阿,我是Steve Rogers。您的新助理。啊是,其中一个。不是唯一一个,很明显。但是,啊——”


       “你迟到了,”Barton先生严厉的说,他埋首办公桌,甚至都没朝Steve看一眼。


       “交通,先生,”Steve虚弱的辩白,“我很抱歉,绝不再犯了。”


       “没事,”Barton先生说,终于抬起头,与他礼貌的一笑。“严格意义上我不是你的老板,所以这不庸扰我。”


       “什,什么?”Steve结结巴巴,“我以为——”


      “你将成为我侄子的助理。他最近晋升了,这个小混蛋感觉他需要一个秘书,所以是的。这才是你来的地方。”


      “我很抱歉,”Steve回应,因为见鬼的,他以为他就要为Clint Barton,世界上最顶尖的CEO之一,同时也是福布斯上最友好的人工作了。“印象里我是——”


     “这有什么问题吗?”


     “哦,不,没有,一点也没有,”Steve很快回答,一下闭上了嘴。他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很好。现在我也不打算说谎。我侄子很让人困扰,他很有可能让你去干所有,各种屁事,就像给他在星巴克里随便买什么新口味,所以如果真的很麻烦的话,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


     “是的先生。”办公室里响起敲门声然后Steve就要跳脚了,他为自己日后的幸福极为紧张。


     “肯定是他了,”Barton说,走过去开门,接下来的五秒钟就像是Steve这辈子看过的最便宜的,他妈的言情剧。门的那头是Bucky,闪着那种政客般的微笑,在西装革履下不可思议的迷人。


    “你的人在这,”Barton说,朝Steve点点头。


    “Bucky?”Steve疑问,接着Bucky终于注意到角落中的Steve。


    “天杀的,”他说,“是你?”


    “嗯——”


    “这怎么——”


    “我知道。”


    “你们两个认识吗?”Barton问道。


    “不,”Bucky说,眼神陡然间变得极为罪恶与危险,“但马上了。”








啊!翻译简直是,,,太累,还以为是小短篇,结果还是费了两个小时,其间深深为自己的语文,和英语能力抓狂,总之一发完撒花!这是我试过的第二篇翻译,感觉还是任重道远,原文非常可爱,无论是Steve的脑内还是和Nat的对话都很有感觉,让我觉得Nat是那种有点像《超能查派》里很可爱,有点疯的Yolandi,总觉得自己一番变了味,,,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希望有好心的太太帮忙捉虫,不啰嗦,放上原文地址: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1709



评论

热度(20)

  1. diagnosticNihility 转载了此文字
    作者标冬盾 不过完全看不出来好嘛 盾冬妹子也可以来吃一下这个可爱的梗 话说回来好想看续集……